首  页 集团概况 集团资讯 出版工作 数字出版 行业观察 专题报道 企业文化 人才发展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探索·寻鱼纪》编导手记(上)——《穿越小兴安岭神秘无人区》
发布时间:2016-10-09  阅读:646
 

        六月初夏,日光渐长,空气微热,案头工作垒成小山,心情一如这烦闷的时节。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接到了《探索·寻鱼纪》的拍摄任务:带队前往小兴安岭,探索南麓无人区域,找寻细鳞鲑的足迹。全程五天,其中有三天两夜要游荡在莽莽的群山之中,方圆百公里无人烟无信号。这过程中的艰辛与危险,恐怕不必细说,也能感同身受。尽管心有怯懦,但职业操守一直推着我向前,作为一名编导、一个媒体人,永远不该因为节目题材而却步,况且,这样的经历,怕是一生难忘。如此安慰自己后,竟也从内心深处萌发了一丝悸动,欣然接受。

        转眼已到七月盛夏,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包括详细的拍摄计划、各式行军露营装备、便携拍摄设备、卫星电话等等。七月十一日,摄制组一行七人,包括一位从未去过野外的女主持人,怀着悲壮的心情,浩浩荡荡奔赴哈尔滨。在这里,我们与野外钓鱼达人彭路军汇合,共同前往小兴安岭。

垂钓人始终在路上

        由于今年降水格外频繁,相较于泥泞和充满未知的山路,从水路进入小兴安岭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摄制组驱车从哈尔滨出发,穿越北纬四十五度,抵达黑龙江北部的沾河林场。在大沾河与大嘟噜河的河口处,我们登上橡皮艇,顺流而下,正式开始了本次探索之旅。刚刚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小兴安岭便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下马威,不时刮起的大风,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节奏。行船的路线本是顺流而下,但逆着风向的时候,竟隐隐有不进反退的倾向。而此时,天色渐渐晚了,第一个露营地点还遥遥无期。为了加快速度,我们决定将所有橡皮艇绑在一起,增加受力面积,随行的工作人员也都主动拿过桨开始划船。然而,这种大强度的重复性体力劳作,抛开技巧不说,单是对体能的消耗,已经让我们有些吃不消。两个小时过后,我们终于赶在天黑前到达了露营地点,很多人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

        在露营地,彭路军开始了第一次作钓,手杆钓柳根鱼,据说这里的柳根鱼有筷子长,肉质十分鲜美,正好可以为我们的晚餐增加点菜色。但不知是不是老天有意为难,彭路军反复调整钓法,不管钓底还是钓浮,虽然中鱼不断,却都不是柳根鱼。

        天,渐渐黑了,山里的气温落差极大,此时已是透骨的寒冷。围坐在火堆旁,大家吃着热乎乎的河水煮面条,配着烤鱼,喝上几口白酒,一时竟也十分惬意。从不喝酒的我,也着实贪饮了几杯,还不到九点,便昏昏欲睡。跟众人道了晚安,一头钻进帐篷里,当躺在帐篷中彻底放松下来时,才猛然惊觉这一切的不真实。前一刻,我们还在哈尔滨的繁华闹市里,这一刻,却已经露营在小兴安岭的深山老林之间,身下能感觉到泥土与石块的凹凸冰凉。我强迫自己努力睡去,因为明天还将有无数未知在等着我。四周静谧的空气中,偶尔远远飘来树林的回响,还原着这里最原始的音调。

小兴安岭南麓无人区

        第二日,清晨四点,所有人准时起床,早餐依旧是河水煮面条,不知道是不是对河水还没有适应,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吃过早饭,大家开始收拾行装,刚过五点,我们便已经漂在了大沾河上了。早上的小兴安岭气温极低,我被冻的浑身发抖,加上河水湍急,时有大浪迎面而来,冰冷的河水很快便浸透了衣裤鞋子,我们便这样哆嗦着漂了近5个小时,终于抵达了一个钓点,炮台汀。

        炮台汀位于“十四河口”与“义西敏河口”之间,是一处水深可达7米的深潭,由天然的岩石和枯树构成,因为河岸两侧山势陡峭,无法依附,这处炮台汀成为了此处钓深水的最佳落脚点。彭路军在这里使用4米5手杆作钓,为保护环境,使用蚯蚓作为鱼饵,目标鱼依旧是柳根儿。当然,在小兴安岭地区能用手竿钓获的对象鱼种远不止柳根鱼一种。在黑龙江地区广为流传的“三花五罗十八子”,其实只要钓法得当,均能通过手竿钓法钓获。

        曾有人问我,你到底会不会钓鱼,我总是笑着回答,我的钓鱼专业知识很好、非常好、特别好,好到甩实战能力好几条街。动手能力差,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我也承认,有时我看钓鱼,就像门外汉一样,觉得单调重复,但看到他们在烈日中坚持作钓的样子,又倍感动容,这已经不是单单靠毅力来支撑了,没有莫大的兴趣,绝做不到这一点。想到这里,又觉得十分钦佩,能由心出发,始终坚持内心所爱,这才是钓鱼人不变的情怀吧。

垂钓

        此时的彭路军仍在作钓。在他身后,是连绵不绝的山峰和基数庞大的高山植被,这种植被景观,注定了即使是在冬天,这片山林依旧可以显示出苍翠的颜色。当然,在这片密林之下,同样藏匿着无数的野生动物和野生菌类。若继续向前深入,便可见到马鹿、熊紫貂、狐狸等动物,同时,也将要面对数不清的毒蛇和大型食肉动物的危险。然而,彭路军对这一切浑然不觉。时间一点点过去,距离作钓开始,已过了两个小时,仍然一无所获。说实话,我的心里已经万分着急,如果继续钓下去,势必会影响到下一个钓点的时间,甚至无法在天黑前赶到露营点,那样将十分危险。可如果打断彭路军,我又觉得不忍与不甘。权衡再三,我终于决定放弃这处钓点。我把所有担心告诉了彭路军,他沉默一会,也终于放弃了。于是,一行人安静地整理装备,重新出发,船上的气氛微妙且压抑,我内心的担忧又重了一分。

        时间已近正午,河面上一丝风也没有,船行速度缓慢。为了加快速度,所有工作人员开始轮流划船,终于在三小时后,抵达了第二处钓点。在烈日下进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此时众人已近崩溃边缘。稍作休息后,我们便停船上岸,准备徒步进山。在这里,我们将要探寻细鳞鲑的踪迹。细鳞鲑是冰川时期经日本海来自北方的残留鱼类,喜欢栖息于水温较低,水质较好的河川中。每年夏季,当河水水温升高时,细鳞鲑就会沿着支流溯游而上,隐藏于山间清凉的小溪或深潭之中。而我们此次进入小兴安岭的深山之中,便是要找到他们栖息的深潭。然而,这段进山之路,却注定将成为我一生的梦魇。


 
首 页集团简介集团资讯出版工作数字出版行业观察专题报道企业文化人才发展
版权所有 (C) 2014-2015 辽宁北方期刊出版集团 网站备案号:辽ICP备14010578号-4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辽)字29号
联系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205号 辽宁出版集团教育大厦 e-mail:bfbkcbzx@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