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集团概况 集团资讯 出版工作 数字出版 行业观察 专题报道 企业文化 人才发展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探索·寻鱼纪》编导手记(下)——《穿越小兴安岭神秘无人区》
发布时间:2016-10-09  阅读:475
 

        这是小兴安岭的原始丛林,其危险程度绝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处原始蛮荒之地,蛇虫鼠蚁密布,更是有遭遇狼、熊等大型野生动物的危机。我们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进山,由彭路军在前面打头阵。进山的路刚开始还算平坦,四周植被不算茂密,但彭路军钓鱼的心情十分急切,一直在前方快速前进,众人刚经过数小时划船的体力消耗,现在也仅能勉强跟进。进山后不到五分钟,山路便开始陡然一变,彻底显示出了原始丛林的样貌,植被茂密繁盛,高耸参天的古树随处可见,四周也都是人高的灌木丛。此时,脚下已经看不到土地的颜色,只能勉强在树丛中穿梭,原始丛林中温度极高,大家都已经汗流浃背。在山间这样快速前进,体力消耗十分可怕,身体负荷已到极限,但比体力不支更严重的,则是精神上的高度紧张,看不清脚下的路,只感觉腿边的树丛偶尔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每一次都会让人心里轰然一动,惊出一身冷汗。

        可哪怕就是这样小心翼翼,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由于周围的树丛太高,无法看清脚下的路,我被一段枯木绊倒,直接摔进了旁边的树丛中,霎时,只感觉身边无数生物窸窣穿过,头皮一阵发麻,心里想着,这下完了。只这一个念想刚过,便感觉左腿一阵刺痛,随即又痒又麻,慢慢失去知觉。那感受,犹如整条腿被无数只马蜂蜇过。我必须承认,这辈子,只怕一种动物,那就是蛇。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终究是倒在了蛇口之下,我好像被咬了!众人听到我的惊呼赶紧聚拢过来,彭路军一把撩起我的裤腿仔细查看,随即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安慰道:“没事,不是蛇咬的。”我的内心也是瞬间转晴,喜不自禁,可刚一看左腿,又是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我摔倒的树丛俗称蜇麻草,草叶边缘密布小刺,刺到皮肤后会又痛又麻,犹如蜜蜂蜇过一样。由于我摔倒时力量太大,现在整条左小腿包括膝盖,都被蜇麻草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样子十分可怕。但好在伤不致命,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我便忍痛随着大部队继续出发了。

向无人区开进

       我们在山中不断穿行,有了我的遭遇,大家变得更加紧张,尤其是女主持人刘莹,脸色已经惨白,处于崩溃的边缘,每走一步都好像只凭借惯性,肢体僵硬机械地前进。就这样,不知走了多少里山路,更不知走了多久,随着彭路军的一声呼喊,我们终于找到了细鳞鲑栖息的深潭。那一刻,浑身肌肉突然一松,整个人差点瘫倒在地。

        寻到了细鳞鲑,此行算是成功一半。不敢有任何耽搁,彭路军开始下水作钓,这回他用的是路亚钓法。没想到,刚作钓不到五分钟,便成功钓获一尾细鳞,为了保护它,我们没有将其拖出水面,而是用抄网托在水里进行拍摄。靠眼睛和手感辨别,这条细鳞鲑体长应超过50厘米,重约2斤,拍摄完毕后,我们便将其放流回水中。然而,细鳞鲑生性胆小,一有声音便会躲藏起来,不再开口,刚才拍摄的声音明显已经吓住了它们,第一尾中鱼后,任凭彭路军如何作钓,这细鳞鲑便像消失了一般,连咬口都没有。

        无奈之下,彭路军只能先放弃这处深潭,带着众人涉溪而过,往更深处的深潭走去。到了第二处深潭,大家吸取了教训,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安静地看着彭路军作钓。与第一次相同,没抛投几杆,便成功中鱼,又一尾细鳞鲑,这是今天钓获的第二尾。看体型,要比第一尾还大,体重在三斤左右。然而,历史又一次重演,中鱼的动静惊扰了水面,细鳞鲑们又都躲藏了起来。这样的情景让我想起了童话故事里山中的精灵,一旦遇到人类的惊扰,便惊慌失措地集体消失。脑补了这群细鳞鲑在水下争先恐后躲藏的画面,突然觉得这群生物实在太可爱。

        然而,作钓还得继续,我们稍作休息后,又返回了第一处深潭。大家继续采用安静战略,全神贯注地盯紧水面。彭路军潇洒的连抛几杆,“好家伙!”随着一声惊呼,再次中鱼,第三尾细鳞鲑,体重仍有三斤左右。随后,彭路军再接再厉,很快在同一钓点又中一尾,第四尾细鳞鲑,也是最大的一尾,体重超过四斤。

捕获

        此时,我们在山中作钓已超过两个小时,但大家都被眼前的这一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们从哈尔滨一路赶来,进入小兴安岭无人区,在湍急的河流中四处飘荡,在莽莽的丛林中艰难跋涉,为的,不就是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细鳞鲑吗?我们曾做过最坏的打算,也许这一次会一无所获,但我们仍心存希冀,哪怕只是远远看到细鳞鲑在水中游动的暗影。但是此刻,我们成功钓获了四尾细鳞鲑,这样的结果,足以撼动每个人的心灵,我们唯有感谢,感谢原野的庇佑,感谢自然的恩赐。

        天色渐暗,我们决定结束作钓,要赶在天黑之前下山。就这样,带着内心的满足和喜悦,我们踏上了返程。也许是受情绪影响,回程的路变得不再那么可怕,大家的脚步也都十分轻松,这一次,算是不虚此行。到达岸边停船处时,天色彻底黑了,大家就地露营,生火煮面,明早一点半,便动身前往终点。因为体力透支严重,今晚成了所有人最近几天,睡的最沉的一晚。

        第三日早上,因为太过劳累,所有人都没按既定时间起床,连彭路军都睡过了头。清晨五点,当我从帐篷钻出来时,感觉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隐隐作痛,头昏的看不清眼前。然而我们今天还要漂流近十个小时,才能抵达终点新鄂乡,在那里,当地的朋友在迎接我们。如今再回想起来,当时是怎么上的船,在船上是怎么漂到终点的,都已经有点模糊了。只记得全天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睡醒了划船、划累了再睡。直到傍晚六点,我们终于到了终点,三天两夜的探索之旅,至此正式画上句点。

        再次踏上坚硬的土地,再次见到聚集的人群,这种感觉很微妙,仿佛流浪的游子终于落叶归根。我们上岸的地方叫做新鄂乡,是全中国最大的鄂伦春少数民族聚居地,由于保护良好,这里的鄂伦春风貌仍然呈现出繁盛的一面,天高云淡,风景也是格外秀美。我们将要在这里简单休息一下,随即驱车返回哈尔滨市内。

        临上车前,我又去岸边看了一眼,三艘橡皮艇依然静静泊在那里,奔流不息的大沾河兀自向前。眺望远山,小兴安岭的轮廓如此清晰,如此苍翠绵延,它像一颗横亘于天地间隐隐含光的珍珠,独自散发着神秘娟秀的风姿。如我所料,这一段经历,怕是终身难忘。

        再见了,小兴安岭!再会了,细鳞鲑!

河面氤氲


 
首 页集团简介集团资讯出版工作数字出版行业观察专题报道企业文化人才发展
版权所有 (C) 2014-2015 辽宁北方期刊出版集团 网站备案号:辽ICP备14010578号-4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辽)字29号
联系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205号 辽宁出版集团教育大厦 e-mail:bfbkcbzx@126.com